第一次分手的時候,妳歇撕底里,做甚麼事情都失去心機,逛個街都能夠聯想到他,然後眼淚不自覺地流了出來,跟朋友訴說以後心情彷彿能好一點,可是朋友離開以後,又再掉入那個漩渦。工作的時候沒有心機,只能用忙碌去搪塞些微時間,讓腦袋不斷運轉,那種傷痛才能暫時放在一邊,妳不想軟弱給誰看,只好堅強一點,可是妳的腦袋卻明確地告訴妳,妳只能不斷受著這種折磨。

羅某愛0v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