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天平,出生在秋天的天平,憂鬱是與生俱來的-----儘管人前你見不到一個愁眉苦臉的她,甚至很多人認為天平是一個大大咧咧的粗線條女人。天平太善於偽裝,或者說,不願意讓不瞭解的自己的人過多地知道自己的心情。

   在愛中,尤其如此。天平的愛永遠像是暗戀:有好感的時候,聽到對方的名字看到對方的身影,都會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,但是自己會很克制不表現出來。即使有機會在一起,在眾人當中,天平跟誰都談笑自如親切有加,惟獨對自己在意的那個人,遠遠的,只用餘光感受他的存在。他的一個表情,一句話,都在天平心裡引起陣陣漣漪。這樣做的結果,往往是求近而得遠。但是沒有辦法,天平就是這樣無法克服自己的本能。面對喜歡的人,會莫名地自卑\羞怯。其實天平是很善於和異性相處的,從小到大,也不缺乏哥們似的朋友。但是,對自己喜歡的那個人,她做不到那樣灑脫。哪怕只是主動地打個招呼,也會緊張對方會不會看透自己的心思。天平期待愛,但又恐懼愛的力量會將自己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。

   即使兩個人最終相愛了,天平依然表現得冷靜有餘,熱情不足。她會在任何時刻想到你,天氣的變化\隨便遇到的什麼人或者事,念頭一閃就轉到你的身上去。她會在夜晚想著你的好或者不好,高興或者難過地默默流淚。她會設身處地為你想很多很多,甚至想得太周到連你自己都想不到的周到。她會為你的某個失誤找各種各樣的藉口,在質問你之前已經原諒了你,但是還是要你一個解釋,一個簡單的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解釋就輕易能讓她釋懷。她會為要不要給你打電話或者發短信猶豫很久,生怕打擾到你或者令你不方便不耐煩。她會想像出無數個美好的相處場景,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

   但這一切,她不會讓你知道。天平並不缺少愛的能量,但缺少愛的勇氣。或者說,如果有什麼是天平不能為你做的事情的話,那就是放棄自尊。自尊是天平的最後一塊堡壘,生死共存。天平看上去開朗,其實細膩而心重。她一生都在期待真正懂她的感情的那個人。你來了,她有多麼激動;可是,她又不敢相信那個人真的就是你。她等得太久太苦,以至於都絕望了。所以當那個人出現的時候,她反而慌亂失措了。她不知道如何在一個熱烈的愛人與優雅的女人之間做出選擇,你更喜歡哪一個呢?她不斷地問自己。一方面,她也在不斷地問自己:我這樣做會不會失去自我?他會喜歡這樣的我嗎?如果她不喜歡,我怎麼樣做回自己?

   這樣複雜而強烈的情緒,你不會真正體味得到。天平掩飾得那麼好,只會對你微笑,即使流淚,也是靜靜的,不會哭喊發作。如果有傷害,她會一個人反復回味,直到在痛的重複體驗中失去痛的敏感,再原諒你,繼續。她不大會譴責,不大會推卸責任,她永遠把錯先攬在自己一邊。甚至歸結為自己個性的缺陷。天平在愛裡的自卑使她不得不這樣在黑暗裡愛著。她怕你知道她的"不好",她自以為是的不好。也怕你為她而難過\傷心,那樣還不如她自己獨自忍受。也許傷到最後,天平發現自己無力再承受了,她會安靜地走開。絕望與崩潰,也不會讓你看到,哪怕她痛苦到極點,你看到的,仍然是一個平靜的天平;頂多,有些冷漠。那冷漠也未必是針對你,很可能,是針對愛的。

   天平知道,最輸不起的,就是感情。交付起來,是一點點,一滴滴,直至淪陷;破碎時,卻是大廈傾頹,天昏地暗。她瞭解人性中的任何世俗與卑微的心理,她怕自己柔弱的愛情成為這些醜惡的獵物。-----這就是天平,即使受傷,她依然會把過錯歸於人性的弱點,而不會,真正地去恨。你看到她淡淡地來,淡淡地去了,卻不知道,她的心無聲地碎裂成了什麼樣子。

創作者介紹

【 ↘ 羅同學 ↙ 羊〃】

羅某愛0v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